http://www.lubiaduca.com

银行薪酬又上热搜人均年薪最高61万!股份行为何

  每到年报发布季,关于银行薪酬的讨论就甚嚣尘上,外界往往根据财务报表中的数据得出人均薪酬的各项结论。

  但银行员工普遍反映“被平均”、“进了假银行”,尤其是人均薪酬居高的股份制银行。主要有两大焦点问题:一是,为什么股份行人均薪酬那么高?二是,为什么人均薪酬数据与实际水平差异巨大?

 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此前报道,银行人均薪酬整体呈现“股份行城商行及农商行国有大行”的结构。其中,股份行的人均工资、人均员工费用均位于领先水平,而国有大行的薪资结构中福利占比普遍较高。

  就计算方法而言,银行的员工薪酬主要体现在利润表中的“业务及管理费”栏中的“员工费用”,或者叫“职工薪酬及福利”、“员工成本”等。

  “员工费用”再细化为工资和奖金,以及社保、住房公积金、工会经费及培训费等项目,其中细化项目中的“工资奖金”属于我们通常所说的员工工资,其他细项则统称为福利。

  据此测算,在已披露年报的22家A股上市银行中,招行、平安、浙商、中信这四家股份行的人均员工费用最高,分别为61.6万元、58.3万元、57.3万元和52.2万元。

  同期,上市城商行人均员工费用普遍在40万~50万元区间,农商行则在30万~40万元间。国有大行最低,人均员工费用普遍在30万元以内。

  当然,如果把整体的员工费用拆分为工资奖金、福利两大部分,不同银行两部分薪酬的占比也并不相同。

  以国有大行为例,除邮储银行外,其余大行的员工工资奖金普遍占比2/3,但这些银行的福利水平相对较好,福利在薪酬中占比约1/3。

  具体而言,这部分“福利”包括五险一金、年金、工会经费和培训费用、解约补偿、退休福利等等。

  其中,工行、农行的福利占比均在36%左右,在披露结构数据的上市银行中处于领先地位。青岛银行的员工费用中,福利部分占比也接近1/3,为上市城商行较高水平。

  普遍来看,股份行、城商行的员工费用更多地以工资、奖金、津贴和补贴的形式发放,福利占比普遍在30%以内。其中,光大银行、招行的福利占比分别为30.7%、27.6%。

  而平安、华夏、浙商三家股份行的福利占比相对较低,分别为18%、22.7%和23.1%。这也意味着,这三家银行77%甚至八成以上的员工费用都以工资奖金形式发放。

  具体高到什么程度?据记者统计,六大国有大行2019年人均员工费用为28.9万元,人均工资为19万元。

  而已披露年报的七家股份行人均员工费用为51.5万元,人均工资为39.2万元(民生银行未披露该细项),相当于国有大行的两倍多。

  据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统计,国有大行中,除交行、中行外,其他大行在中西部、东北地区的员工占比均超过50%,而招商、民生、中信等股份行在这些地区的员工占比普遍不到三成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平安银行、浙商银行两家股份行在中西部及东北地区的员工占比只有17%~18%,多数员工集中在环渤海、长三角、珠三角等经济发达地区,以及海外、子公司等。

  “要在发达地区尤其是省会城市吸引并且留住人才,势必要提供更为可观的薪酬,这点不只是我们,沿海地区的中小银行薪酬也是普遍比较高的。”一位股份行深圳分行高管表示。

  国有大行员工数量普遍以10万计,其中,交行、中行本科及以上学历员工占比分别为85%、77%,邮储、建行则为70%左右,而工行、农行这部分员工占比分别只有65%、57%。

  反观股份行、城商行,本科及以上学历的员工占比均高于85%,中信、浙商甚至超过90%。农商行该部分员工占比则普遍在80%以内,但高于多数国有大行。

  此外,主观上说,相对于国有大行,股份行机制更为灵活,也更为市场化,面对较为激烈的市场竞争,为吸引人才,提供的待遇也较为诱人,尤其是高管及业务骨干等关键岗位的薪酬。

  数据显示,2019年股份行人均创收普遍在300万元以上,平安银行这一年的人均创收甚至超过400万元,暂居第一。

  招行人均创利也达到111.9万元,是22家已披露年报的A股上市银行中唯一一家人均创利过百万的银行。

  而国有大行人均创收普遍在200万元以内,其中农行为133.8万元,暂居末尾。交行2019年人均创收则为250万元左右,为国有大行最高。

  与此同时,交行在华东地区的员工占比接近42%,本科及以上学历员工占比也是国有大行最高。也因此,该行去年人均员工费用超过35万元,位居国有大行第一。

  “从人力的角度来说,我们也会更为关注产能指标,就是投了那么多人、那么多薪酬下去,能有多少产出。”一位股份行人力资源部负责人称。

  一位上市城商行高管也表示,其实总行关心的并不是员工薪酬会不会太高,而是更加关心投入之后的产出,创收、创利能不能跟得上。

  与其他行业相比,虽然银行业人均薪酬处于高位,但对于不少银行员工来说,实际感觉并非如此,普遍反映“被平均”、“进了假银行”。

  一是,整体薪酬与实际到手工资之间的差距。正如前述内容,国有大行普遍将1/3左右的薪酬以福利的形式发放,股份行、城商行的福利占比也多在30%左右。

  “我算了一下,去年每个月到手差不多8000元,加上年终奖一共十来万,在我们当地算是还可以的了,五险一金垒起来也有几万块。”一位国有大行江西地区支行对公客户经理透露。

  二是,地区资源禀赋的差异。一般而言,银行沿海发达地区、境外及子公司等分支机构的薪酬都会高于中西部地区,一二线城市薪酬也高于三四线城市。

  工行此前H股年报即显示,2017年、2018年,该行分别有两名高薪人士的年度薪酬超过2300万元。同时,该行五位最高薪人士连续多年均为该行子公司人员。

  而事实上,即便是单家银行的同一个地区分行内部,薪酬也往往难以比较。“我的支行在科技园区,他的支行在社区,那我们的单产、薪酬可能就是会高一些,区位优势都不一样的。”某股份行深圳地区一位支行负责人表示。

  三是,条线和岗位的差异。前述股份行人力资源部负责人透露,目前来看,平均薪酬整体会高一些的是风险、科技、金融市场及投行等条线。

  而且,相同条线之间的前中后台薪酬也存在差异,即便前台业务岗、后台内勤岗之间的职级相同,二人的薪酬结构也不一样,业务岗的业务提成会占很大一部分,而且变量比较大。

  四是,职级带来的薪酬差异。与其他类型银行相比,股份行高管薪酬显著较高。此前数据显示,如果加上递延薪酬,民生、平安、招行等股份行部分高管税前总薪酬超过500万元也并不新鲜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相关文章阅读